本站最新网址www.xa776.vip   

山野杀戳

天已入黑,一众人慌不择路,急急如漏网之鱼,趁着夜色逸入了密林中。当先一人,虎背熊背,身披软甲,一身的血迹,而手中那把青色的巨刃却是丝豪无损,青刃似隐隐透出寸许长的青芒,更散发着凌厉的杀气,它的主人是位三十上下的悍猛大汉,长发散乱披肩,紫脸透着极为沉重的神色,目中却有坚定无比的眸光。粗豪的脸容给人放荡不羁的感觉,浓眉巨目,有说不出的刚浑气度,任何一个江湖中人都能从他的青刃和像貌中认出他是名震天下的'泣血青狮'欧震。江湖中传闻有这么一个人,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是干什么的。在他身后是七八名伤痕累累的壮硕汉子,手中青一色的长长斩马大刀,他们簇拥着一个神情冷峻异常俊伟的男子,男子手中抱着位胸衣尽裂露出高耸肉峰的绝代美女

她面色淡金,眸光焕散,口角挂着一丝鲜血,又边那丰挺的肉峰上赫然印着一个漆黑的大手印,显这美女看起来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。身上的墨绿色紧装烂的一条条的,血迹斑斑,可见是经过了惨烈拼杀的结果。说她衣不蔽体毫不为过,除了脚上的紫绒软靴之外,无一处是好的。俊伟男子同样三十左右,一袭白衣早染成了暗红色,背负着一把宽宽的怪剑,身上同样伤痕累累,但他的步法坚定,剑目中神芒闪烁,可知他是内家修为精深的高手。

再往后三丈跟着另一个人,身材高大,不次给当先的'泣血青狮'欧震,但比他瘦了些,手中倒提着一把漆黑的长戟,粗壮异常,这把戟独一无二,谁都知道它是'暗夜血戟'徐啸江的独门兵刃,这'暗夜戟'和青狮的'泣血刃'都列名在武林的奇绝兵器谱中,实乃罕见的神兵利器。徐啸江的任务明显在垫后,但又不敢离的太远,公主已重伤了,万一有个闪失百死莫赎啊。

追兵虽暂时给引开了,但似乎潜藏着更大的凶机。一行十余人在林中穿梭,向里推进,除了往里走就是往里走,山下已被上万精锐围死,进山是唯一的活路。

我悠悠然躺在湖边的巨大青石上享受着月光裸浴,精壮的体肤流溢着夺目的光彩,如丘的肉肌凝聚成团,分部在身体各处,组成了我这血肉刚雄的无双体魄,我收摄心神,再次以壮大斜指着冷月的肉戟吸收它的精华。

午前我为了逃过母老虎的追杀只能进山了,这妞儿恩将仇报,下手绝情,居然对我千里追杀,好在本人腿快,不想她有着惊人的势力,竟在小镇上伏击我,使我中了一种罕有的奇毒,以至功力全消,不过我知道这只是暂时的,在江湖中我走了八年,什么样的毒没见过,这根本称不上毒,只算一种暂时性的散功奇药,好象是传闻中的'困神散',若无独门解药可就惨了,怕是华陀在世也无回春之术吧,可老子我还要命呢,总不能去求她给我解药吧,再说了把人家奸了整整一夜,现在恨不得吃我的骨头,喝我的血,功力没了也总比命没了强啊。

能逃进这山中,全凭我多年的江湖经验和超人的手段,江湖中最神秘的一个莫测高手,有'血魅'之称我落到今天这般田地也算是奇闻了,一向是我扮猪吃象,结果这回咬到老虎屁股了,惨,若这奇绝之药真是'困神散'的话,那这妞儿该和'药仙子'许丹妃有极亲密的关糸,甚至就是许丹妃的女儿,那也就是说我得罪了武林中神秘莫测的'诛神宫',因为许丹妃可是'诛神客'云万里的娇妻啊,妈的,天下十大高手之一的'诛神客',哎。有欠运道啊,难怪走到哪都被死死咬着,这'诛神宫'好大的势力。

不过想想搂着美人儿狂野了一夜还真不错呢,脑际浮现出那美人儿在我胯下婉转承欢,娇骚绝世的媚态来。正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,一声惨叫划破寂静的夜空,我头一轰,不是追来这了吧。忙起身往发声处望去。“啊!”我失声惊呼,一堆人影已接近在十丈之内了,妈呀,快的令人难已以置信。

似乎都没发现我这个月浴的闲人,我顺着巨石往下一滑,就没进了水里,心中苦笑:卓超啊卓超,你好笨,怎么就把身衣放在树林里了呢,这下好了,水里趴着吧。哎,功力尽散,耳目失聪,怕是要命的人来到身边我仍没反应呢。

我游至能看清岸上激斗的湖边,在水草中探起头圾外看,好象根本不是母老虎的人啊。这是什么人啊,都穿盔甲的,不会是官府的吧,在追拿逃犯?岸上,大批大批的黑衣人在向十几个发动猛攻。血在喷,刀在啸,剑在吼,戟在怒。

'泣血刃''暗夜戟''碎魂剑'三把神兵卷起滔天血浪,罡流四下飞溅,惨号声此起彼伏,连我都有些心惊,妈的,这就是名震江湖的'四大血杀',好象少了一个啊,那个'荡魄枪'没在嘛。这四个人可是十年来风头最劲的盖世高手啊,名头直追天下十大高手。

此时终究是难抵四手的局面,在他们中只有一个一身血的汉子抱着位半裸的姑娘,另六七个大汉不消一阵就给对方解决了,我惊异的发现,黑衣人各个都是武功强绝一时的高手,根本不是那几个汉子所能抗衡的。

一声阴沉沉的笑声传至:各位何苦呢,为了一个垂死的人不值,依你们四大血杀的身手,若肯归顺王爷的话,他老人家定会重用你们的,朝廷现已走入了日暮晨昏的绝境,本来想先安抚一下那个荒淫无道的皇老儿,把他的公主弄来给王爷玩玩,你们居然不识好歹,哼。

那剑光飞闪的俊逸男子,好似永远的那么平静一般,宽厚的'碎魂剑'在他手中轻若无物,剑罡一振有数尺之长,那付从容不迫的悠然正是剑道的最高境界,此刻他长笑一声,“:你闭上臭嘴,你元阴魔圣只是'永安王'戚老贼的一条狗而已,还不配和你成某人乱吠,不服你来和成望天一决雌雄高下?” 

成望天知道目前自已三人纵有通天之能也难将公主带出重围了。能在死前和这个阴毒绝世的恶魔对决也算非常理想了,但年来对方是不会给这机会的。果然另一个声音传来“:成望天你太狂了,凭你还不配和庞老说这种话,你比公主强多少?

她还不是十招之内差点给庞老的元阴圣手印抓暴了奶子吗,哼。”声音的主人话落时已现形,从层层黑衣人中激闪而至。同时手中剑幻起银蛇万条,在空中飞泄而下,气劲横空,直取成望天。 “:原来是剑魔屠子雄,难怪比成某人还狂,不过你老了。”成望在封开数道袭体的兵刃,与他接触的无不是功深技绝的高手,却如触电般弹开,一个面现惊惧,手臂麻裂,竟一时无法重新攻上,后边的黑衣人也给阻的冲不上来。

剑魔屠子雄罡在一件宽肥的黑衫中,一对利芒紧锁成望天,手中剑再起变化,飞泄的银蛇聚合不定,形成了壮丽的奇景,银剑震颤着后发先至,银芒暴长探向成望天的咽喉。成望天不敢大意,此人可不是易与之辈,纵横天下数十载,剑下不逢十合之敌,可算是自已所遇到的最强悍劲敌了。

身形硬生生横稳三寸,险至毫厘的避过穿喉一剑,血光崩现,左肩头被银剑洞开。也在这一刻剑魔觉的有些不妥,成望天岂会如此不济,心头一震想退已来不及了,但他必竟是经验极其老到的一代剑术大家,能预试到危机的存在,碎魂剑有如鬼魅的电光飘过他的右胁,带起一片血雨,若不是他强行 退,不给切成两半才怪呢,心中巨震,这人不死迟早将是自已的死敌。

成望天暗叫可惜,自已已尽了全力,仍只能使对方受创,看来还是逮了他一筹,另外也抓着对方不会和自已拼命的心理,不然想伤这老魔不付出些大的代价是办不到的。那边'暗夜戟'徐啸江力扛七大黑衣高手,已是强弩之末了。久战之下,体力消耗太大。身上又添了许多伤痕。

'泣血刃'过处总会带起血雨,欧震早变成了一个血人儿,有如来自地狱的魔神。不知不觉中,几个人已退至离湖边三丈左右的距离了。突然那抱着公主的大汉,惨哼一声,脸上却露出个笑容:“公主,保重,属下先走一步了”,他奋起最后的余力想把公主抛给正回身接应的成望天,偏在此时一道带着惨烈杀气的利电激身入他的咽喉。'呃',他双目怒突,箭贯穿了他的咽喉,巨大的冲力竟带起他的身子划出个 美的孤形落往三丈外的湖中。

这个变化令所有人吃了一惊,这恐怕是那个射出利箭的人也没有料到的结果,他怎知大汉在给他的箭射中前已被他的同伙暗算了,左胁射进了一堆暗器,五脏早了烂肉,不具一丝抵抗力的他只好随着贯注真气的箭飞走了。

战局一变,三大血杀更紧的聚在一起,但他们拼尽全力也只能阻止对方的人一时,不一会的功夫,就有十多人从战圈外潜入了水中,目标很明显,是公主。三杀星虎目怒火冲天,厉吼声中,有如天神复苏般,神兵光华大盛,杀气直冲霄汉,在这一刻他们知道完了,只有拼死为公主复仇了,杀多一个,减一分恨,消一分气。好一会水中的人竟都空空上的岸来,接着就传来了阴沉声音的怒吼“:给我包围小湖,彻底搜查。” 

这话给三大杀星带来了希望,难道公主没发生不测,难道水中藏有奇人?难道,总之这个想法令他们振奋,终于成望天仰天长啸一声,剑势如长江大河般铺开,奋起最后的余力,是生是死,全由天定吧。

'泣血刃''暗夜戟'如斯响应,三把神兵在瞬间组成了无坚不摧的强悍杀阵,如虎入羊群,血浪滚滚,断臂残肢,飞洒了一天。终在重重铁捅般的包围中给他们破开了一个缺口。“:走,”徐啸江沉喝一声,回身挡下了七把兵刃,身上同时又破裂了三处。

同时一只有如鬼魅奇幻的手当胸印至,饶是徐啸虎横勇盖世,也不由亡魂大冒,'元阴圣手印',不容他多想,拼着给左边的长枪贯体也不能叫这只手按在心窝上啊,念动随心,他已是强弩之末了,这一横稳算是尽了最一点精力。成望天和欧震虎目欲裂,同时也在千钧一发之际,拼着最后一击,一剑一刃左右直贯无声追来的元阴圣魔庞世勋。

催心裂肺的真气贯体而入,右侧的枪尖同时贯入了他的软胁,闷哼声中,徐啸江被沛然莫测的阴柔潜劲震的离地倒飞而出,口中喷出一天血雾。在刃和剑强横罡芒来到前元阴圣魔已退去,这老魔明显和公主一战受了内伤,不然以他的自负又岂会退去。成望天和欧震一左一右挟起徐啸天逸入了林木中。

阴沉似水的元阴圣魔首次现形,面色由白转红,刚晃一击显然又牵动了他的内伤。心里对朝阳公主式灵凤的恨意又加深了分,这个贱货的玄冥阴极神罡果然厉害,而且她的气脉惊人的悠长,在久战受伤的情况下仍能重创自已,若公平对决怕谁生谁死还难以预料呢。

黑色锦袍,气势凌人,如岳山般沉凝的高大身形给人无形的压力感,脸容却是近乎邪异般的俊伟,双手负后,凝望着三杀星的消失处,淡淡喝道“:全力追杀,死活不论。” 

数十道黑衣人一声不吭就追了下去。岸上抛酒的尸体足足有上百具之多,血腥味冲天。庞世勋转回身,扫了左右一眼,“:给我下湖捞,生要人,死要尸,谁捞到尸,我让他奸尸。”说话阴冷恶毒,不愧是魔道三大顶级高手之一,天下十大高手榜中的无敌高手,心够毒的。随着一堆黑衣人没入水中,一场追杀和搜尸行动全面展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