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最新网址www.xa776.vip   

妻妹协同

在十里外,袁铁领着妻妹,频频后望

「大嫂没有赶来┅鸣┅」袁灵淌泪:「可能┅她┅遇害了┅」

林可儿亦挥泪:「这伙贼人,我跟他们拼了!」

袁铁冷冷的:「快走,最好找到大哥。」

他们再走了半个时辰,突然一声马嘶,林可儿的座骑中暑死了。

「中午,太阳太热,马会累死!」袁灵叫:「怎么办?」

「这都是沙漠,怎休息?」袁铁顿足:「入夜后再休息!」

他跳下马:「牵着马走!」

三个人流更多汗了,好不容易到了傍晚。

沙漠一下子变得极冷,袁铁平口做惯少爷,手忙脚乱下,有两匹马又走脱。

「这么冷,怎办?」袁铁冻得牙关打颤。

「大伙靠近,互相搂抱┅」

袁灵苦着脸:「不能生火,否则人就知我们的位置!」

三人累极,很快就熟睡。

黎明又到。

袁铁捏着老婆的乳房,下体揩着她的肥屁股,正发绮梦,那话儿都硬了!

就在这时,远处响起雷似的马蹄声。

「敌人追来了!」袁灵先惊醒。

马国基几十人追上来,离袁铁等不过二里。

袁铁惊到脸无人色:「才一匹马,死了┅死啦!」

袁灵、林可儿凄然:「最多战死算了!」她们拨剑在手。

「妹!还有一匹马,有一个人可以突围!」袁铁想了半响:「奶快走!」

他拉着袁灵,迫她坐上马鞍,跟着痛打马屁股,那马一痛狂奔!

袁铁拉着妻子:「想不到我们要葬身于此!」

他拨单刀,望着远方。

马国基一骑当先,他扬鞭下令:「远远围着无马的两个,他们上来挑战,用箭射他们,磨到中午,太阳可以晒焦他们,不必力敌!」

「卅人留下包围,其馀和我追!」他夹了夹马腹。

袁铁见卅余骑在身前半里落马,围定自己,另外四、五骑就远远奔过,他暗叫一声:「糟了,希望妹妹┅走快一点!」

林可儿亦眼红红:「阿灵的武功,可能不是这伙人的敌手,千万别给他们追上!」

袁铁心急如焚:「他们的马快,阿灵的马缺水缺食┅唉,不出半个时辰,一定会追到!」

他拉拉林可儿:「我们杀出去,希望抢得两匹马┅」

他一跃,就向东北角揍去。

「扬,扬,」十几支箭就射过去。

袁铁拉着妻子往地上一滚,避过箭雨,又腾空而起,扑向敌人。

马贼是由大头目唐元带领,他见袁铁迫近,心想:「咱们有几十人,难道打不过你们两人?」

一阵英雄感油然而生,唐元抡起马刀一逛而出: 「大伙乱刀将他们分尸!」

其他马贼亦舞刀枪送出。

袁铁存心拼命,他避过两支长枪,一招『庄子劈棺』就砍到两马贼。

林可儿武功较弱,就与两个马贼打成平手。

唐元大吼舞着马刀,连连劈出三、四招。

袁铁一鼓作气,杀了三人,但唐元加入后他就占不到上风。

「哎唷!」远处的可儿突然惨叫,原来她的小腿挨了一枪,跟着,手上的剑亦给震飞了。

「哔,还是年轻的女扮男装!」

六、七个马贼一拥而上,将林可儿的手脚提了起来。

「铁郎!」林可儿凄声哀叫。

袁铁一急,招法大乱,唐元沉身,马刀一挥,「哎哟!」袁铁痛叫,

他的右足被齐膝砍掉!血柱标出,一只断脚跌下。

袁铁痛晕了,一枝长枪贯穿了他的身体。

袁铁睁着眼死去,在死前,他亦刺死一个马贼。

「这个女的好好享用!」一个马贼连点了林可儿身上七处穴道。

林可儿被人按倒在沙地上。

「大哥,怎轮法?」廿多个大汉望若可儿,口水都流出来了!

唐元吞了口涎沫:「你们抽签,我┅我先来。」

他的大手按落可儿的胸上:「奶不叫痛,咱们还不知奶是女的,噢,你这儿倒不小哇!」

他一撕,就将她胸口撕破!两只白白的奶子露了出来。

他粗手粗脚的扭着一只,鼻子就嗅落乳沟上,还伸舌头去舐可儿的汗珠:「哔,不咸的汗,好香┅」

他突然回过头:「你们站得远远的,不许偷看,否则┅切了你们的'雀',等你们这些龟孙子变了太监,光看不能动!」

那些山贼哔然大笑,退到十丈外。

林可儿的脸一直红到颈上,丈夫已死,她又不能动,在陌生人面前裸露,她难过得要死!

唐元的手一拉,连她的裤子亦扯了下来!

「噢,不要!」林可儿连泪也没有,她红着眼望着蓝天:「噢┅不要┅」

她的哀求反而激起唐元的兽性,他将头凑到她贲起的牝户前看了看:「毛这么少,还是粉红色的,闻一闻臊不臊!」

他将面贴到地的阴户上。

那些胡须刺进那嫩肉上,像有千根扎进可儿牝户内:「哎哟┅噢┅」她拼命忍住呻吟。

「哇,不躁的,是干了点!」

唐元伸长舌头,在那条粉红色的隙上撩了撩:「反而这有点咸┅美人呀,我先来了,否则马老大回来,咱们就无机会过瘾了!」

他扔下手的刀枪,解开裤子就想压下去!

「好哥哥!」可儿突然变得和颜悦色起来,她媚眼一抛:「这都是沙,你不在奴奴屁股下垫块布,万一把沙带进去,把我面刮伤了,你的兄弟怎办?」

「哈┅哈┅」唐元点了点头,将剥下的衣服垫高她的屏股,跟着想吐口水落她牝户上,等那湿一点,方便自己插入!

「好哥哥!」林可儿又撒娇:「不要太急,否则很易就丢了!不如,你解开奴奴穴道,等我陪你玩得痛快┅一点┅」她又抛媚眼!

「妈的,我才不上当!」唐元狞笑,他吐了口水,跟着就一挺!

「啊呀!」林可儿惨叫起来。

他那话儿塞进干巴巴的地方,直插到底。

他亦不理林可儿的死活,急急的拉动起来,一边拉,一边就扭她的奶子。

林可儿痛得几乎昏了过去!

起先十数下,她还可以痛哼,但到后来,她连呻吟都没有,张开小嘴喘气!

「骚货,真紧,夹得我好舒服┅」唐元乱撞乱顶:「你夫君的东西有没有我的劲?哎┅太紧了┅ 

「噢┅噢┅奶扭屁股呀┅哎┅哎┅不好┅没有了!」

他怪叫了两声,一股热流射出!

林可儿这时才恢复知觉似的,她口颤颤的:「是不是┅不听奴奴的话,干了百多下就没有了,把人┅弄得半天吊的!」

唐元伏在她奶子上:「好美人,等一会,我再喂奶!」

「哎,等一会?」可儿幽幽的:「轮完廿多个大汉,我下边开花捣烂了,还可以陪你┅再玩吗?」

唐元眼珠一转:「对呀,廿来多大汉轮流干,一定捣死奶的,好,我不许他们碰奶了!」

「你可以吗?」可儿的眼珠一转:「他们又望过来了!」

远处,果然有人叫:「唐大哥,完了没有?我是第二签呀!」

唐元那话儿仍浸在牝户内,但已经变软缩细,他咆哮:「妈的,催什么,老子插进去,起码半个时辰才喷白浆,不要偷看,回去等!」

他仍搂着可儿:「等一下,我┅我很快就可以!」

说话间,仍捏着她小小的奶头。

林可儿小嘴一呶:「好哥哥,你的精都射到奴奴的肚子,总算是夫妻,你┅可以解开我穴道吗?」

她眼波一转:「我以后┅就依靠你啦,你解开我,我┅可以令你快点重振雄风!」

唐元这老粗,『过瘾』了一次后,就想占住可儿,他马上替她推拍,拿捏,将林可儿的几处穴道解开。

可儿舒展一下手脚,她跪了起来,双手搂着他的大腿,望着他垂下来的话儿。

远望的山贼其宜是有偷看的,有人就叫起来:「唐老大不中用,要小娘儿『吹萧』了,哈哈┅」

唐元脸也不红,他按住可儿的头:「嗯,原来大家闺秀也懂这一套,来!」

可儿闻到是一股腥味,她眼珠左右转了转,终于张开小口┅ 

「噢,哦,太好了!」唐元大力的按着她的头,一面飘飘然。

她小嘴都是满满的,几乎连他的两颗小卵都塞进小嘴内。「唔┅唔」她的头越凑越前。

「哦┅好┅好┅」唐元已经忘记警戒。

就在这时,林可儿突然大力的一噬!

「哎哟┅奶┅啊┅救命┅断了┅咬断了┅」唐元掩着下体,血像酒似的标漂出。

林可儿咬得什准,将他的两颗卵都咬掉了!

她一击得手后,不知是哭还是笑:「袁铁郎君,我替你报了仇啦!」

她也顾不得自已身无寸缕,用脚一挑,就挑起了唐元扔在沙上的马刀,跟着顺手一抄,叫道:「去死吧!」

她手起刀落,将唐元劈为两断。

附近偷看的马贼吓呆了,有十个『排头』的汉子,已抡着刀、抢扑近:「这婆娘好狠心,碰不得!」

「不!咱们捉着她,一人来一次!」

林可儿满嘴鲜血,她举起马刀,就想了结自己的生命。

有个使坏的马贼大概亦看穿她的心意,他长鞭挥出,一卷,他人在五丈外,长鞭正好缠住她的右手手腕。

「脱」,他大喝一声,林可儿手上的马刀就飞出!

林可儿小腿中了一枪,根本不能站牢,刚才她拼了命,无情力突发,杀了唐元,这时后,真气用尽,她再也站不牢,身子一软,就斜斜的倒下。

「捉着她,咱们一个个来!」马贼对死了的同伴毫不在意,反而争着剥裤子。

「轮着来,人人一次┅」

林可儿的哀叫声足足叫了半个时辰,才暴尸沙丘山。

她那给十多个大汉蹂躏过,根本不像昔日的形象,反而似一江浆糊!

袁灵又打又踢,马儿在沙上飞奔。但那匹马根本虚弱,跑了半里左右,脚步已自动放慢。

袁灵望望身后,四、五个黑点越来越大,看看前边,不远处似乎有个绿洲,还有一队商旅似的。

「救命!」袁灵大叫,她望着绿洲:「山贼杀人哪!」

她叫得喉咙也破了,但,半里外那绿洲的人似乎无功于衷。

「又是一个女的!」马国基身旁一个山贼狞笑。

「这个可能是袁铁的小妹子!」

马国基面一沉:「她似乎见到海市蜃褛,这女娃谁都不许伤!」

他夹一夹马肚,马飞快奔前。

山贼的马经过一夜休息,又有草吃,自然比袁灵的马跑得快。

袁灵顾望『绿洲』,顾不到马国基数骑追近。

马国基突然双足离开马蹬,身子在鞍上一点,身子像只大鸟的凌空而起。

袁灵是习过武的,身后有风响,她本能的就拨出佩剑,往后就刺!

但马国基的武功还有袁灵之上,袁灵虽习武多年,毕竟内功未到『深厚』境地。

马国基往空中用指一弹,一股劲风射出,直点袁灵右臂的麻穴,这种隔空打穴的功夫,袁灵见也未见过,她觉右臂一麻,长剑就脱手。

马国基在半空打了个跟斗,他双掌一推,就打袁灵的马头。

这一掌将马匹打得往旁直倒,袁灵亦给摔到沙上。

她吓得哭了出来。

马国基平平的落下,站在她面前。「你是谁?为什么要害我们袁家堡?」

袁灵哭着大骂:「你是坏人,我哥哥、父亲一定不放过你,你想干什么?」

马国基上下的打量了她几眼:「奶是袁天正的女儿?哈┅哈┅袁家堡的是好人,我马国基就是坏人!好┅」

他双手一抓,就将袁灵提起,手指连封她身上七、八处穴道。

「你杀了我吧!」袁灵有小嘴还可以动,她哭叫着:「一定有人给我报仇的!」

「不!」马国基狞笑:「我要娶奶做我的小老婆,要奶替我生四、五个孩子,那时候,看奶还怎报仇?」

袁灵吓呆了:「你┅你┅」

「我不老,今年四十,奶不过二十,嫁给我正好,我最喜欢黄花闺女!」

马国基身子一蹲,将她拦腰抱起了起来:「奶身子很轻,很香嘛!」

这时,他的手下已经牵着马赶到:「马大哥,这女娃?」

「她今晚和我洞房,刚才我想过,要娶个袁家的人过瘾,你们看,我这个新娘美不美?」

袁灵的男装帽子给掀掉,一把秀发扬了开来,她羞得连耳根也红了,身子不停的抖颤!

「你们休想!」她又哭了出来。

突然,远处响起马蹄声。

原来那绿洲不是海市蜃楼,是真的,有十数骑从那奔了过来!

那些人很快就赶到。

领先的一骑,是个廿来岁的劲装青年。

马国基的脸色变了一变。

「你们是谁?」马某先暴喝。

「我是武当派弟子陆仲安!」那青年拉住马:「你们快放了这姑娘,否则┅」

他扬了扬手,背后数骑纷纷拨出刀剑:「休怪武当弟子不客气!」

马国基见对方人多,他眼珠一转:「好,给你!」

他将袁灵一推,跟着拨转马头:「我们走!」

袁灵跌在沙上、满嘴都是沙,那陆仲安这时跳下马,给她松开了穴道。

袁灵『哇』的哭了出来。

「姑娘,我带你到绿洲休息一会,你将经过告诉我好不好?」

陆仲安搂着袁灵肩膊。

她这么大,从来没有男孩搂过,袁灵本能的挣开:「那伙人是强盗,包围我袁家堡抢掠┅」

「他们已经走远了!」那陆姓武当子弟指指远处: 「这一直走就是袁家堡,他们飞不远的!」

他拉开一匹马来:「你随我回绿洲再说。」

袁灵虽然满脸泥尘,但难掩那份娇悄,那些大汉忍不住都盯着她。

绿洲草丛旁,在帐幕内,袁灵喝了点水,讲出袁家堡被围的前因后果。

「江湖中传闻,袁家堡这几年银子多得很,可能引起山贼垂涎!」

陆仲安望着袁灵:「你们这次逃出来,金银藏在那?带了多少在身?」

「没有,金银都留在堡内!」袁灵再次避开他的目光:「是大嫂叫人收藏的!」

「藏在那?」陆仲安似乎很有兴趣。

「你问来干吗?」袁灵很机警。

「哦!」那陆姓青年笑了笑:「你想为家人报仇是不是?告诉了我,我用它聘请江湖高手,将姓马的杀掉!」

「但,这个恶人捉住我时,可没有问我家有多少金银呀?」袁灵躺了下来,胸口起伏着,那陆仲安看得痴住了。

「袁姑娘。」陆仲安亦偎在她身边:「我第一眼看见你┅就┅喜欢了你┅不如,我俩成亲,之后,我替你报仇!」

袁灵粉脸一红,她心怦怦的跳,忖道:「武当派名门子弟,连这种无媒苟合的话也讲出口?」

陆仲安望着她淫笑,他的手搭上她的香肩。

「你┅不┅」袁灵想挣扎,但突然觉得头昏眼花,想爬起也乏力了!

「你┅给我吃┅吃了什么?」

「没有什么,可能你病了!」陆仲安的手摸落她心口上,跟着解她的衣钮┅ 

袁灵是个处女,身体头一次被男人乱摸,她慌得冷汗直冒。

那陆仲安一低头,嘴巴凑到她樱唇上吻了吻,又伸长舌头去舐她的耳珠、粉颈。

「唔┅啊┅不┅」袁灵只觉混身发软!

「哔!」他拉开她的衣襟,再扯落她的亵衣,两个小巧、浑圆、坚挺的乳房就弹了出来!

那乳蒂是粉红色的小粒粒,在乳晕旁边,还有几茎毛毛。

他握住一只,用掌心的热力去磨那粒乳蒂,另外,低头就含住一粒。

他先是啜,然后用舌头去舐。

「啊┅噢┅」袁灵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刺激的,她不自觉的哼出来,像是生了大病一样:「哎┅噢┅」

她一边喘气,嘴唇不停的抖颤。

陆仲安搓了一会,她的乳蒂慢慢在他掌心内发硬、凸起!

「很难过是不是?」他的手往下移┅ 

袁灵紧闭双目,皱着眉,头又摇又点,但口中哼了半天又说不出话来。

陆仲安的手去解她的裤带。

「噢┅不可以!不┅」袁灵像待宰的小羊一样,混身颤抖,大腿不住的抽搐。

「怕?怕什么!」他一拉,就将她的裤子褪到膝盖上,露出白色的亵裤。

「唔,处女幽香!」他一低头,鼻子就压落亵裤上:「真香呀!」

他用牙齿咬开她亵裤的裤头带。

「你┅啊┅铙了我┅」袁灵像是求饶一样。

他将她的亵裤亦褪到膝盖上。

袁灵最秘密的地方呈现在陌生的男人面前,她紧闭双眼:「你干吗┅这样┅急┅」

她贲起的牝户是粉红色的,毛毛不算多,是淡啡色的,很柔软。

那条隙虽然紧合,但只有浅浅的一线,未开苞的闺女。

他用鼻子钻进隙内去嗅。

「啊┅我要死了┅不要┅放过我┅」袁灵眼中淌出一颗泪珠。

陆仲安淫笑:「小美人,今天我吃定了你,来,不要怕,这东西,迟早给人的!」他解开自己的裤带┅」

袁灵花容失色,她混身发软。

陆仲安露出一条五寸长之物:「小亲亲,这东西等会令你欲仙欲死的,看看!」

袁灵咬咬下唇,闭目不看。

「哈┅哈┅」他将她的裤子扯脱,再跪了下来,捧高她的腰肢就一挺!

「鸣┅啊┅呀┅呀┅」

袁灵只觉下体一阵灼热,那根『肉骨头』全插了进去。

「噢,处女真是紧得很,你这闺女,好像还有不少淫汁!」陆仲安托着她的屁股,一下一下的拉动起来┅

「好┅哦┅」她起初觉得痛,但他拉出拉入后,灼痛感已减轻,反而有点快感,她不敢再哼,亦不敢动,由得陆仲安插她!

「噢,你真好┅太紧┅老子┅老子要丢啦!」他插了百多下之后,汗如雨下,双手大力抓着她的屁股:「噢┅噢┅噢┅丢┅丢啦!」

袁灵只觉一阵阵『热流』,射进自己肚子去!

他放松手,身子压在她胴体上。

袁灵哭了出来,她的贞操失去了,这刻后,她变成妇人!

「武当大侠,竟然乘人之危┅呜┅你怎样安置我?」

陆仲安用衣袖揩了揩她面颊上的泪珠:「人家第一眼就爱上你嘛,你放心,夜一深我带人追上去,将攻占袁家堡的坏人杀光,然后┅带你回武当山,禀明师父成亲!」

袁灵出了一身汗,身子已可挪动,她究竟不习惯在男人面前裸露,就要拾回衣服穿上,但见到垫在屁股下的亵裤,有片鲜血!

「呜┅」她又哭了起来:「我再也不是闺女了!」

陆仲安站了起来,系回裤头带:「傻女人,米已成饭,还哭什么?太阳还很猛,你先睡一会,黄昏时我叫你!」

他揭开帐幕:「我叫人做饭,你先休息一下!」

袁灵慢慢穿回衫裤,躺在沙上的毯子,很快就入梦乡。

「这妞果然不错!」陆仲安巡了两次,见她睡着了:「少少蒙汗药,就偷了你的红丸,哈┅」

他向绿洲的人吩咐:「看着帐幕,我去等阿爹!」

袁灵也不知睡了多久,傍晚的凉风吹醒了她。

她站起来,束好衣衫,轻轻的揭开帐幕,爬了出来。

陆仲安的手下在远处正在烤羊,没人留意她。

袁灵想围着绿洲走一圈。

她行了三十步,突然听到马嘶声,那是一匹马的嘶叫。

「谁放马在这儿?」袁灵见草丛有两个黑影,她伏下身,慢慢爬过去,因为有个声音很熟!

「良儿,经过情形怎样?」声很低沉,袁灵从草隙一望,整个人呆了!

那是马国基和陆仲安!两人盘膝坐在一起!

「爹爹,这次伏击算成功!」讲话的是陆仲安。

「我和众兄弟在'一线天'那,用火箭伏击袁天正父子的镖队,镖车的火药爆炸时,他们死了很多人!」

「袁刚想保护他父亲,他虽然炸掉了左手,仍拼命断后!」

「爹爹交给我的八十个好手,有近廿人就伤毙在袁刚手上!」

「袁天正亦杀了我们不少人,到最后